99度 西
99,既是一個尷尬、有所缺憾的數值,卻也是趨動的推進器。
度‧西,既是我們,也是我們所追尋的自我定位。
99度西,在這樣的環境、這樣的時空,這樣種種參數引導之下所成長的我們,至此正站在哪個位置?而未來又將如何導航?



藉由『We Shine』、『Super Normal』、『No Eye Deer』三個子主題,師大美術系99級西畫組全體將劃下四年來自我定位的道標。


『We Shine』─為什麼‧我們閃耀
Weshine照字音念是台語「為什麼」(為啥)的意思,而拆開來可以被看成We Shine(我們‧閃耀)
為什麼



在一切都可以成為藝術的當今

為什麼我們要創作

又我們到底要創作出什麼作品才能在眾多藝術品中獲得存在感

雖然現在已趨向多元媒材

但我們回歸自己最熟悉的油畫

回歸最生活化的創作靈感

生活中太多小細節值得我們注意

每一個世代都有他的世界與特色

我們為了紀錄我們的生活經歷而創作

我們為了更了解自己而創作

在創作過程中我們便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存在

為什麼

不需要理由



我們閃亮



在滿山滿海的藝術作品中

我們的創作或許比起過去的歷史大作已過於渺小

但每個創作者都有自己的想法

每個人在創作中都可以成長

希望我們就像浩瀚宇宙中的小光點

雖然不是大放光彩卻是恆久的

如果能在我們自己的世界裡抓住自己

我們可以因為自己而閃亮


『Super Normal』─『超普通』或『超規範』
『普通』和『規範』,正巧這兩者都極為符合師大給外人的形象。在這普通及規範的大學裡,有人順應潮流地怡然自得,卻也有人因為適應不良而態度消極。而我們所處的社會也是充滿著規範,普通也充斥著各處,「語不驚人死不休」已經是現今社會慣例,大多數人也見怪不怪,視之普通。然而,究竟,何謂普通?普通應該是所謂常人皆可接受、普遍適應,那又為什麼並非每個人都能同意呢?而規範究竟是要規範什麼?是保護還是限制?還是這些就是導致適應不良的原因所在?
在這個子題中創作者們所要探討的,即是自身與「時間」、「空間(環境) 」、「思想(相處)」的關係,並試圖提出自己的觀點。

『No Eye Deer』─盲‧忙
No-eye Deer 取自諧音,有盲鹿、又引申忙鹿之意。象徵社會新鮮人、赤子之心;以及譬喻社會眼中誤入現實的邊緣藝術人。不論是哪種角色,盲鹿的「盲」注定牠得在一段時間中不斷摸索、等待、釐清與面對,在不斷的迷失與追尋中最終穿透迷霧、發現自我,我們的中心思想,是藉No-eye Deer的化身發聲:「人類最大的發現,即是發現自己」。
盲鹿的眼睛能「看」到表象以外的真實,跳脫動盪的環境、時空因素,用「心」看到了自己要走的路。進入「盲而不盲、知又不知」的境界,活得灑脫篤定。盲鹿不以所見為憑,前方的路也更寬廣、更自由!
在http://art99c.pixnet.net/blog/post/6443167 有我的作品介紹喔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洪丹丹 的頭像
洪丹丹

離夢想不遠

洪丹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